螢火蟲之戀(2)





這一段歲月裡,他們一起哭一起笑,雖然有過誤會,

也有過傷害,可是他們依然堅持著。

對於小淨來說,再大的險阻他們都可以一起渡過,因為她相信小豪。

她永永遠遠的相信小豪。

相信,沒有他們衝不破的難關。

相信,他們可以走到最後。

相信,他們的愛,是緣份註定。

相信,他們的愛,是一切的基石。無論是距離時間,都撼動不了的巨大基石。

一年後,他們渡過了另一個小豪生日。

雙方家長也見過了兩人,雖有小小的波折,也在兩人同心協力下,風波消弭於無形。

他們越來越確定,他們是屬於彼此的,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拆散他們。

可是,正當他們滿心喜悅的時候。

命運竟然選擇了最殘忍的手段,來拆散了他們。


這一天,六月底,是小淨的生日,小淨與小豪,兩人相約在咖啡館裡,

小豪送了她十一朵玫瑰,加上一只戒指。

「戒指」小淨驚訝的說。

「嫁給我。」小豪握住小淨的手,誠懇的說。

「可是…我現在才大三,你才大四。」

「我知道,我們並不需要真的結婚,我只是希望早點親手為妳戴上戒指。」

「你怎麼這麼急我才不要這麼早就被你制約,哈,我可是青春正好的美女呢。」

小淨雙眼眨了眨,調皮的說。

「還說呢,其實心底想的要命吧。」小豪用手托住下巴,笑意蕩漾的說。

「哪有~」小淨看著那個雕工細緻的戒指,眼神露出一點點羨慕,

「那,我先保管好了。等你畢了業,當兵前,讓你親手為我戴上。」

「可是…」小豪有點猶豫。

「我一直想,想早點親手為妳戴上戒指。」

小淨抓住他的手臂,做出撒嬌的姿勢,

「好啦~反正遲早都是你的人了,這麼急幹嘛」

今天的小豪,多了份遲疑,不過他隨即笑了笑,用手在小淨的臉上捏了捏。

「嗯…好啊吧!就這樣說定了。」

說完,他從口袋拿出一模一樣的戒指,笑道,

「這戒指是一對的,等我畢業,我們就替對方戴上戒指。」

小淨滿臉幸福,看著小豪,「嗯。」

他們喝過了咖啡,又去海邊,吹著海風聊天,在防波堤上兩人相互摟著對方。

在微涼的海風底下,用心感受著,來自對方的溫暖。

大概到了十一點,小豪送小淨回學校,他們在宿舍門口輕輕一吻。

小淨,不知怎麼了,深戀著這個吻,雙唇緊膩,不願放開。

直到小豪自動放棄,笑道,「沒氣了啦。」

「回去要小心喔。」小淨抓著他的手,輕搖著。

「我知道…咦下雨了。」小豪伸出手掌,接著雨水。

夜晚遙遠的天際,落下絲絲的雨珠。

子夜雨,為原本寒意頗重的夜,添上了一股淒清的氣氛。

「要小心。」小淨又用力的叮嚀了一次。

「我知道。」小豪用手摸了摸小淨的頭。「妳放心。」

回到宿舍,小淨像往常一樣洗個澡,換上睡衣,上站等著小豪的出現。

每次小豪一回到學校,總是不忘跟小淨報聲平安。

可能利用BBS,也可能用電話。

所以小淨很自然的打開螢幕上BBS的視窗,安靜的等待,偶而傳來朋友的水球,

她也是心不在焉的回訊。等著等著,小淨突然皺起了眉頭。

「怎麼這麼久」

她仰起頭看了看書架上那個紅色的鬧鐘,十二點半了…

用BBS查詢cliff,上次上站時間是昨天晚上。

她心中升起一陣不安。

匆匆拿了一張電話卡。走到宿舍一樓打電話。

「嘟~~嘟~~」打通了。

她看著窗外,滴滴答答的雨水聲,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擴大。

「喂!請問你找哪位」電話筒傳來小豪室友的聲音。

「請問,方文豪在嗎」小淨雙手抓著話筒,問到。

「方文豪喔,他還沒回來。」

「喔,好,謝謝你。」小淨,緊抓著話筒的手,滲出冷汗。

【不會出事了吧】小淨心裡響起這樣的聲音。

突然,窗外一陣寒氣夾著雨勢,捲入走廊內,冷的小淨打了個囉唆。

【小豪,你到底去哪裡了】

【會不會...發生了什麼事了】

【不會的!不會的!不要亂想...】

心中的恐懼,擠滿了小淨的胸口,那份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越來越強烈。

她按著胸口,快步的走著。

【沒事的...沒事的...】她默禱著。

小淨走回寢室,螢幕上的使用者名單Gina,延遲時間五分鐘,

而底下的水球欄,卻空無一物。

小豪依然沒有回來。

【你快點上站啦,cliff,快點出現好嗎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求求你,給我一點訊息,別嚇我。】

她等到晚上三點,電話也打了三次。

直到BBS上只剩她一個人。

她才精疲力盡的爬到床上, 在床上,小淨躲在棉被裡偷偷哭了起來,

心裡莫名的不安,與腦袋裡的胡思亂想,讓小淨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好害怕,好害怕,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沒事的,沒事的,我願意用我的一切換你平安。只求你平安。】

【求求你,一定要沒事。一定……】

在被窩裡,小淨喃喃念著,不時夾雜著啜泣聲。

直到,哭累了,才不知不覺的睡著。

第二天

小淨拖著疲憊的身軀,發紅的雙眼,去教室上課。

「怎麼啦昨天晚上好像哭過…還好嗎」不少同學捎來關心。

「沒事的,謝謝大家。」小淨努力讓自己的臉上呈現笑容。

小麗看這她始終精神不濟,傳了張紙條給她,

『如果撐不住,妳先回宿舍休息,老師問起,我再跟老師說。』

小淨點點頭,說了聲謝謝,第一節下課鐘響,她就收拾書包,回到宿舍。

剛回到房間,門一推開,電話就猛然響起。

「喂~」小淨幾乎用跑的接起電話。

「喂…請問周宜淨同學在嗎」

「我就是。」突然間,小淨心臟又不爭氣的跳動起來。

「我要通知妳一個壞消息。」

「…………」小淨全身抖了起來,一陣涼意從背脊直竄上來。

【不要…不要告訴我這是有關小豪的…】她心吶喊著。

「我是方文豪的哥哥,嗯,他昨天晚上車禍,現在正在加護病房搶救。

可能...是凶多吉少了,請妳….請妳過來看一下。」

碰!

電話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小淨全身的血液好像被抽乾一樣,呆住了。

她伏在地上,想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不管多用力,都無法移動身體分毫。

【我一定要去,小豪等著我,正在等著我…】她拼命掙扎著。

短短的三分鐘,對小淨來說,似乎有三小時這麼漫長,直到背脊全溼透了,

小淨終於站了起來。

她站起身衝出宿舍。

跌跌撞撞的跑著。

眼淚,一直從眼眶溢出,四周的景物在淚光裡一片模糊,

可是她還是拼命的跑,跑到了校門,伸手攔下一台計程車。

車裡,她拿出昨天小豪送她的戒指,雙手合起,拼命祈禱著,

【小豪,你要撐下去,一定要撐下去。】

【求求你,讓他活下去。求求你。】

榮總,終於到了。

她下了車,正要往內衝的時候,突然停住了。

醫院外,陽光眩目,剎那間,她好像看到了小豪的身影。

身影跟著陽光一起露出微笑,那是小豪每次每次遲到或說錯話時,

才會展露的歉意笑容。

那笑容彷彿在說著

【對不起…】

正當小淨眼睛瞇成一條縫,想看清楚時。

一切又消失了。

剎那,小淨突然從模糊意識裡醒過來,繼續邁步往醫院裡衝入。

穿過了許多人和混亂的病房,她跑到了加護病房,

五六個人正在門口,無論站著或是坐著,都深深垂著頭。

「小豪小豪怎麼樣了!」她幾乎用哭的聲音問到。


一旁是小淨的媽媽,雙手扶住了小淨,因為小豪的家人是先打電話到小淨的家裡,

所以小淨媽媽比她還早來一步。

「小淨,妳要堅強喔。」她媽雙手握住她的臂膀,低聲的說。

「怎麼了嗎誰告訴我你是小豪的大哥吧,告訴我,告訴我…」

小淨對眼前一個高大男人,哭喊著。

小豪的大哥,雙眼滿是哀傷的淚光,聲音哽咽的說,

「小豪...始終沒撐過去。他....死了。」

「死了死了」小淨,突然間,聽不懂,

「死了」是什麼意思

腦袋裡無數飛奔的影子,「死了」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什麼意思,我不懂啊!】

小淨好想把腦袋所有的影子都用力喊出去,張大嘴,卻是啞然無聲。

耳朵裡,繼續傳來小豪大哥的聲音,好遙遠…

「小淨,小豪一直都很記掛著妳,他一直到死前,都不肯把右手鬆開,

直到最後我們扒開後才知道,他手裡緊握的,是一枚戒指。」

【戒指!】

「戒指。小豪。死了。」瞬間,小淨的眼淚崩潰,一波接一波快速滑過臉頰。

「他。死。了。」


她攤開手心,小豪送她的戒指正握在她手,已經深深的陷入肉裡,

小豪昨天所說的話,在她的耳際迴響。

【我一直想,想早點親手為妳戴上戒指。】

【我一直想,想早點親手為妳戴上戒指。】

「小豪………」

小淨發出聲嘶力竭的喊聲一切,都太晚了,太晚了.....

突然,小淨眼睛翻白,暈了過去。

小淨出院了。

在醫院昏倒後,過了整整三天,小淨才從醫院裡出來。

無論是醫院裡的小淨,或是出院後的小淨,都一樣,沈默而茫然。

原本快樂活潑,喜歡跟同學搶著說話,

喜歡跟朋友又叫又跳的那個小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雙眼無神,夜半會驚醒,全身發抖的驚弓之鳥。

彷彿三魂七魄裡,被抽走了一部份。

小淨曾把自己生命的最珍貴的靈魂,毫無保留的注入小豪的生命裡,

卻在小豪死後,被他連根帶走,帶離這個世界。

現在的小淨,只剩一身空白的軀殼,和孱弱的呼吸。

愛的太深,也傷得太深。

看到小淨彷彿行屍走肉般,面無表情,所有的好朋友包括小麗,

阿全學長,都十分的擔心。

每次出遊,總記得要邀小淨去,可是雙眼失魂的小淨,

大都懶懶得說不,就算去了,也是一副呆呆的樣子。

曾經,他們邀請小淨一同去爬山,據說攀上山巔,可以見到一捲壯觀的瀑布。

大夥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爬到了終點,也看到那條聲勢澎湃的瀑布。

就在全體卸下行囊,痛快的享受冰涼泉水時,天邊的陽光竟然與水勢融合,

畫下一條朦朧而美麗的彩虹。

疲憊的一行人歡呼起來,赤著腳,在水裡又叫又跳。

「小淨,妳看!好美好美!!!」小麗拉著小淨的手,大聲歡呼。

「對啊…好美…」小淨遙望那橫落在瀑布旁的彩虹,輕輕的說。

小淨突然又轉頭問小麗,「那彩虹的源頭有什麼」

「源頭人家說彩虹的一端是通往天…」

小麗本來要說「天堂」,突然意識到不對,不能再刺激小淨了,趕忙緊急煞車。

「天…天堂」小淨喃喃念著。

「天堂…那小豪是不是在那裡,他知不知道,我好想他,好想他好想他………」

說完,小淨白皙清秀的臉頰,滑過一條不知道是泉水還是淚水的薄痕。

那次的出遊,小淨再也沒有說半句話,只是呆呆的望著遙遠山頭的瀑布,

兩個小時裡一樣的動作,一樣的姿勢。

小麗看著她,牙齒咬住了下唇,「怎麼辦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可是周圍的朋友擔心歸擔心,小淨還是一點起色都沒有,

一樣的茫然,一樣的恐懼,依舊深深的思念著小豪。

面對這份死亡的陰影,她走不出來,也不願走出來。

一點一滴耗蝕著自己的生命,原本就小巧玲瓏的小淨,更瘦的一榻糊塗。

小淨用幸福往事作的磚瓦,砌成一堵高牆,把自己封在裡面。

在牆裡,低著頭,用手輕撫著每一塊,曾經是她所擁有,生命裡最幸福的磚痕。

眼淚,痛苦,在這封閉空間迴盪。

她,走不出去,也不願走出去。

除了白天的落寞。

到了夜晚,小麗更訝然的發現,小淨在偷偷地上站,上站寄信。

由於好奇心驅使,使小麗偷看小淨寄信給誰,

當她看到名字的瞬間,瞬間,眼睛突然被淚水弄的一片模糊。

收信人,就是cliff。

小淨努力的在鍵盤上敲出她的心情,敲出她的想念,

寄給cliff,寄給小豪。

當然,cliff沒有回信,不可能回信了。

夜裡,小淨只能寄,只能期待,一個人抱著雙腿,

在螢幕前面,茫然的等著回信。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她的期待變成焦急,再由焦急變成了失望。

就算如此,小淨還是堅持寄信。

每天一封,就像是以前cliff與Gina快樂通信的日子。

看著自我摧殘的小淨,她的憂傷,她的情意,她的失落,慢慢的轉成一道漩渦。

連在一旁的小麗,有時感覺到自己也被捲入了這無盡的風暴裡,

莫名的害怕了起來。

那天,小淨的母親到了學校宿舍,私底下找了小麗。

「小淨這樣下去不行,如果情況沒有好轉,

考慮把她接回家,甚至看精神醫師,住院療養。」

白髮斑斑的母親,沈痛的說著,額上的皺紋又深又黑,

好似午夜裡,無限憂心所刻畫的傷痕。

「伯母…把小淨送去療養不好吧。」

小麗想到精神病院裡,稀奇古怪的人們,她不要小淨也變成這樣。

「我知道…可是小淨她再這樣下去,會完蛋的,看她越來越瘦,越來越瘦。」

小淨媽媽的眼睛裡,泛著淚光。

「再給她一些時間,我會找人想辦法,拜託…」小麗聲音近似哀號。

「唉…我才要拜託您,小麗,我家小淨有這樣的福氣,

遇到妳這樣的同學…謝謝…謝謝您…」

說完,小淨的母親雙膝一屈,就要跪下。

小麗急忙扶助伯母。

「我一定會想辦法…一定會成功的,我們要把小淨拉出來…」

小淨媽媽離去後,小麗反覆思索,這幾天除了她,

最關心小淨的人,非阿全學長莫屬了。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她決定打電話找阿全一起商量。

阿全與小麗。他們倆個約在學校門附近的飲料店,

討論著小淨的狀況,和接下來的方針。

阿全學長吸了一口飲料,說道,

「現在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真沒想到,小淨用情這麼深…」

小麗點點頭,「對啊!她怎麼會一直都走不出去,真的好擔心她。」

阿全問到,「跟她說笑話,帶她出去走走都沒用嗎」

「一點用都沒有,她老是會想到小豪,我做越多,她聯想到的次數越多。」

小麗黯然的說。小麗突然想到,

「對了,最近我還發現,每天晚上她都會寄信給cliff…沒有回信,

她還是堅持要寄…我覺得她好可憐。」

「寄信」阿全嘴角溢出一絲苦笑「真的好傻…」

「怎麼辦…」小麗抱著頭,她實在無能為力了。

「等一下,寄信或許我們可以試試這方法。」阿全沈吟的說。

「什麼方法」

「我們寄信給她,假裝是cliff的回信。」

小麗張大口,「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幫cliff回信」

「可以的。我好歹也是網路上小有名氣的駭客一族。」阿全靜靜的說。

「學長!你是駭客哇….好難想像。」對小麗或是大部分人來說,

駭客就像是神祕不可測的海底生物。

擁有驚人的力量,卻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抽象名詞。

「本來,我們決不會做...偷窺別人信件,

這麼沒有道德的事情可是現在情況特殊,總不能讓小淨在這樣消沈下去…」

阿全心裡,駭客尊嚴及小淨兩件事,好似擺在天秤的兩端,搖擺不定。

「好啦~好啦~阿全學長,為了小淨,你就做一次嘛~~」小麗央求道。

「嗯,我會做的,要先跟站長打聲招呼。」

阿全仰頭把飲料喝乾,又說,「對了,這件事還要妳幫忙。」

「我幫忙」小麗一頭霧水。

「我需要一些cliff和小淨在一起時的資料,

像是去哪裡玩過,什麼時候表白,

送過什麼樣的定情物…如果沒有這些知識,被識破就慘了。」

「這個交給我,我會盡其所能的告訴你!」小麗點點頭。

「嗯。」阿全不自覺抬起頭,看著外面白淨的月光,

想起那天小淨所伴的『小美人魚』姿態,突然,心中一陣陣絞痛。

的確,他是喜歡過小淨,就是因為如此,

他更要幫小淨,走出她生命裡,最大的陰霾。

【小淨,妳一定要好起來。】

阿全雖不信神佛,此刻,卻也不禁全心全意的祈求上天…

計畫一擬定完成,小麗和阿全馬上執行起來。

他們介入BBS的系統,並且窺探到cliff的信箱,

只見信箱裡已經擠滿了幾十封小淨的信。

這些信,有長有短,可是無論是簡單的寥寥數語,

或是冗長的心情寫真,都深深隱藏著,小淨心裡,

那份刻骨銘心,綿綿無盡的思念。

信封裡的第一封信,

to 小豪

對不起,這麼久才寫信給你。

從醫院裡出來這麼久了,我發現自己好害怕面對螢幕,害怕打開螢幕時,

空洞的使用者名單裡,沒有熟悉的你的影子。

現在,你在哪裡呢 那邊,會不會冷

我想應該不會吧!

天堂是最溫暖的,不像這裡,不時傳來窗外呼嚕的風聲,

就算把窗戶緊緊鎖住,光聽風落在玻璃的聲音,就讓我冷的發抖。
 


to 小豪

你車禍的那天,我暈倒了。

之前我就一直擔心,你,為什麼不打電話來平安,為什麼

本來想狠狠地罵你一頓,可是過了一個晚上,

害怕跟恐懼爬滿了自己的心房,從來不知道,

愛你和擔心你合起來的威力這麼大....

那天夜裡,我哭了整整一個晚上。~~~~

出事後,我拿出了你給我的戒指,很仔細很仔細的看過了一遍,

上面的圖是花,有海芋,有玫瑰,突然間我哭了,早知道如此,

我一定讓你幫我親手把戒指戴上,這不只是你的願望,

也是我的願望,可是我想,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

後來,我在殯儀館裡,其實我一直很怕這種地方,可是那一天我一點都不怕。

我輕輕抓著你的手,用你那隻緊握戒指的右手,戴入我的無名指。

我幻想這是你親手替我戴上的,並且對我說,

『嫁給我好嗎』,而我故意轉開頭,

『不要!我要你湊成一百個求婚的理由。』

等你靦腆的微笑,然後絞盡腦汁的想出所有的理由。

可是,你知道嗎你知道嗎

現在的我,只要你一個理由就好了。

你可以從冰冷的冰庫裡,抬起身,告訴我

『只有一個理由,就是我捨不得妳孤單一人,可以讓我陪伴妳一輩子嗎』

只要你說這一句話,我什麼都願意了…

我真的,什麼都願意了。

告訴我,你沒死,你只是睡著了,好嗎

好嗎……

 

to 小豪

今天,發現自己眼淚流不出來了。

你不是說過,有眼淚才能紓解內傷嗎

可是我流不出來了。

我想,如果我內傷過度,或許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


to 小豪

有時候我會想,生命,是什麼東西

命運,又是什麼東西

讓我體會生命裡最甜美的愛情,卻又這麼輕易的剝奪了它。

如果最初的存在只為了失去,那,一切的一切,到底為何而存在

看到這裡,小麗的眼淚已經沾溼了臉頰。

而阿全抿著嘴,向來不哭的他,只是竭力壓抑在眼角打轉的淚花。

「小淨啊小淨…妳真的是太傻了…」阿全輕輕的說。

話一說完,阿全甩甩頭,對小麗說道,

「現在,我們該回信了。」

「嗯。」小麗點點頭,用衛生紙拭乾眼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加糖嗎 的頭像
咖啡加糖嗎

咖啡加糖嗎

咖啡加糖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