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愛竹馬(8)





「要不要找個地方吃東西呀?」

過沒多久,欣賞了夕陽西下的美麗之後,身邊的跟屁蟲竟然開口喊餓了。

「可是我對這裡不熟,不知哪裡有吃的。」

事實上,這也是我第一次自己搭車到台中,對台中哪裡有好吃的一無所知。

「那就問路人好了。」

說到吃的,他老兄倒是積極起來,馬上跑去向路人打聽消息。

「問到了,我們走吧!」

他很自然地牽起我的手,找尋路人指示的公車站牌,我也很自然地任他牽著走,就算不知道目地的也不害怕,這是一種安定的感覺。

「到了,走吧!聽說這裡的小吃很棒哦!而且很便宜。」

一下車,走了一小段路,我們被湧入的人群嚇了一跳。

然而,身旁的白亦星倒是興致勃勃,呈現極度興奮的狀態,「食物的力量真是偉大」。

果然,我們到的地方就是有名的東海夜市,白亦星像個沒到過夜市的小孩子似的,每一攤都想吃吃看,結果就是我們兩人都吃得非常飽,只好癱在路旁的座椅休息。

望了一眼身旁的白亦星,他正露出滿足的微笑,我想,他只要有吃的就很快樂了,真是個單細胞生物呀!不知道他會不會後悔跟我出來流浪,班上的同學此時應該也玩得很瘋吧!

「時間有點晚了,今晚你打算要住哪裡?」

白亦星問了一個我從沒想過的問題。所以我給了他一臉的問號。

「我忘了你是出來流浪的,才不能早就訂好旅館。那怎麼辦呢?你要住在這裡嗎?」

他拍了拍額頭,似乎被我的粗神經打敗了。

既然名為流浪,當然不可能事先還訂旅館呀!這也不能怪我吧!我搖了搖頭,我不習慣在我不熟悉的地方過夜,所以,我根本沒有到處流浪的本事。

「那只好回去了。」

白亦星一臉的無奈。

「我不要回家,我已經跟我媽說我要去畢旅了。所以不能回家。」

 我很堅決地看著他。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獲得的自由時光,怎麼可以輕易浪費呢?

「那也只有去我家了。」 白亦星嘆了口氣,認命地牽著我,搭車回去了。

「可是,可是,這樣不好吧!」

 這樣突然出現在他家,一定會造成誤會的。

「你放心吧!我爸媽去二度蜜月,三天後才回來。」

就這樣,我們搭上回程的車,拖著疲累的身軀來到了他家。

「進來吧!不用脫鞋」

白亦星領我進他家,這是我第一次進入他的家,格局與我家相差不遠,一樓是客廳與廚房,二樓是爸媽的臥房,三樓是自己的臥房、浴室與書房。

踏進白亦星的房間時,我十分的緊張,這也是我第一次進入男生的房間,不知會不會看到像垃圾堆的景像。

令我十分驚訝的是,白亦星的房間很乾淨、整理,而且寬敞,令人打心底感 到舒服。

白色的牆壁、木質的書桌、一整套的床頭音響、一張有著淡藍色床單的單人床、一整櫃的CD、還有倚靠著牆的三把吉他,以及一個衣櫃。

「你的房間都一直保持這麼乾淨嗎?」

看起來比我的房間還舒適整理。至少他的書都整理地擺在書架上,不像我會堆在地上,要走路都要左閃右閃的。

「因為我有個愛乾淨的媽媽。」

他倒是蠻誠實的。

「毛巾給你,你先去洗澡吧!你應該很累了。」

白亦星從衣櫃裡找出了一條全新的毛巾遞給我,幸好我的背包裡有兩套衣服可以替換,不然就糗了。

 洗了個舒服的澡,開門的聲音吵醒了睡著的白亦星。

「那我要去洗澡了。」

白亦星打了個哈欠,從衣櫃拿了衣服,進入浴室。

奇怪的是,這樣的場面只覺得自然,而沒有尷尬的感覺。

在白亦星洗澡時,我開始在他的房間裡走動著,發現他的桌上有本熟悉的記事本,跟我的日記本長得一模一樣。

忍不住翻了一頁,發現裡面是白亦星的筆跡,那麼說,這就是白亦星的日記本,他為什麼要選跟我一樣封面的日記本呢?我輕輕合上那本日記本,我想他不會希望有人偷看他的日記本,就像我當初一樣。

房間裡有一種屬於男生的味道,一種令人心跳有些加快的感覺,我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應該把他當成哥哥就好了。

「你的頭髮太溼了,吹一下吧!」

白亦星從浴室出來,手上還拿著吹風機。

「你還說我,你自己的頭髮更溼耶!你先吹吧!我很少吹頭髮的。」

因為我是短髮,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洗完頭髮擦乾就了事了,根本沒動用過吹風機。「不行,這樣會感冒的。」

說著,他就一手壓著我的肩,一手吹著我的頭髮。

吹完了我的頭髮,才吹自己的頭髮。

第一次讓男生為我吹頭髮,有種輕柔而舒服的感覺,沒想到白亦星也有這樣細緻的一面。

現在的他穿著短褲ㄒ恤,看起來真是舒服,總覺得在他決定陪我一起流浪之後,我們之間的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許多。

「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我的床只好忍痛讓你睡了。」

「那你呢?」「我打地鋪。」

說完,他就走出房間,然後抱了一床的棉被回來。

大概是太累了,也懶得跟他客氣了。

「謝謝你。」

躺在他的床上,我誠心地向他道謝,今天如果沒有白亦星出現,我想此刻的我應該是無處可去,或者是一個人在不知名的旅館落腳,既孤單又害怕。
 
「不用謝我,我還慶幸我有在公車上遇到你。不然,今天就不會玩得這麼開心。」

聲音是從地上傳過來的,不知道他睡在地板上會不會太冷了呢?

「你不覺得可惜嗎?錯過了高中最後一次可以瘋狂玩樂的日子。」

這是我一直想問他的。

「當然還是會覺得可惜,可是,看你那時無助的表情,我只好留下來了。」

瞧他說得真是委屈,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有愧於他,我知道他只是不想把話說得太白,那就毀了此時的寧靜和平,換來一室的尷尬。

「你心情好多了嗎?」

沈默了許久,我們各自望著天花板發著呆,他卻突然蹦出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嗯!已經好很多了。」

今天的自由行,真的讓我的心喘了口氣,許多事也在不知覺中而想通了。

「那你肯告訴我這陣子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發問了,而我沈默了,該怎麼說呢?心裡還是會害怕再回想一次經過,就再痛一次。

「你把燈關掉,我比較說得出口。」

是的,在黑暗中,我們誰也不必面對誰,我的心才能全然的敞開。

白亦星起身關了燈,一下子,整間房間就陷入一片漆黑中,他摸索著走到床邊,靠著床沿坐在地板上,等著我開口。

此時,除去了光線,我感覺到一陣心安。

緩緩地訴說著整個經過,從我發現病歷,到恢復記憶,甚至得知失憶的原因,我早以為自己的淚已流光了,說到最後,卻還是依舊忍不住激動而哭了。

但是,這次我哭不是痛苦、不是傷心,而是一種慶幸,慶幸我活了過來,現在才有機會找尋我的童年記憶。

忽然感覺床邊陷了下去,有個人輕輕地從後面抱住我。

「對不起,我竟然不知道你自己一個承受了這麼大的痛苦。對不起,我應該要在你身邊的。」 

他緊靠著我的背部,傳來一陣熟悉的感覺,以及我一直渴望感受到的溫暖。

他的手很長,抱住我的時候令人感到安穩而窩心。我好喜歡這樣擁抱的感覺。

「如果你想哭,就哭吧!大聲地哭,今天哭完,明天就不能再哭,好嗎?」

他的聲音啞啞的,有些低沈,有些壓抑,也許他心裡也有傷痛吧!他的話觸動了我,我的淚掉得更兇了,不知不覺中,我們互相抱著對方,一種相互依靠、相知相惜的感覺緊緊圍繞著我們。

「睡吧!我會保護你的。」

他附在我耳邊輕聲地說著,我相信他不會趁機欺負我,因為他是以哥哥的身分在守候著我。

在我尚存最後一絲意識時,他的手仍是圈著我,從恢復記憶來,這是第一次我完全鬆懈下來,安穩地入睡,而沒有惡夢侵擾,竟是在白亦星的懷中。

 

 ** 這一夜,我們踏出了無可回轉的一步,再也回不到往日的單純了。 **

 

第二天的晚上,我們相安無事地度過了,我睡白亦星的床,白亦星睡在昨天打的地鋪上,幸好他是個可信任的人,不然我可就危險了。

「喂!起床了,都快中午了你還在睡!」

有個人一直在我耳邊吵鬧著,真是煩人,索性拉起棉被蓋住自己,阻絕噪音的來源。

「喂!你是豬哦!這麼會睡,我肚子很餓,你再不起來,我就自己出門了哦!」

怎麼還是這麼吵,而且被子怎麼有被拉走的嫌疑,不行不行!我還要睡啦! 

「好樣的,你再不起來,我就要親你了哦!」

說時遲那時快,真的有個重物壓到我身上,真重,不要吵我作夢啦!我吃力地想伸出一隻手推開騷擾源。

「還真的不怕耶!那我只好說到做到嘍!」

有個帶笑的聲音就在我耳邊響起,這不是白亦星嗎?

我的意識終於被拉回了現實,稍稍地撐開眼縫,發現白亦星正抵著我的額頭,整張臉湊近我的臉,我驚慌地想推開他,卻發現自己的手也被他龐大的身體壓住,他到底要做什麼呀?迅速在腦中搜尋剛剛在睡夢中,白亦星到底說了什麼。

「你幹嘛?我醒了,真的醒了。不准親我。」

我終於在他嘴唇要「貼」上我的嘴唇之前,想起他剛說的話,真是好險啊!不然又要被這色狼吃豆腐了。

「真的醒了哦!你比我還會賴床,我可是忍著飢餓,足足花了三十分鐘才叫醒你,你要怎麼補償我?」

 白亦星還是一動也不動地抵著我的額頭,要笑不笑地瞅著我看。

愛賴床是我的天性,害你肚子也不是我願意的呀!怎麼可以把帳算到我頭上呢?我哀怨地瞪著他,大不了請他吃頓飯嘍! 突然意識到我倆現下的姿勢,曖昧的氣氛充斥著整個房間,我整個人都不覺得不對勁,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好嘛!我請你吃飯,可以了吧!你不要壓著我,很重耶!」

只好藉著輕鬆的語氣,企圖降低我臉上的溫度。

「你的臉好紅哦!真可愛。」 

他在說哪國的話呀!怎麼跟我的話風牛馬不相及。

既然有喜歡的人了,怎麼可以這樣隨意靠近我呢?這樣只會使我的心更加難受而已。

「你不要開玩笑,快起來,不是肚子餓嗎?」

「真的耶!你的臉好燙哦!」

他傾下身,臉頰與臉頰相碰,他竟然還笑得一臉陽光。我氣呼呼地瞪著他,要不是手被壓住,我早就逃離他的魔「臉」了。

等我自由後,一定好好修理他。

「好啦!這是我要的補償。」

他說完,飛快地啄了我的臉頰,就離開了床鋪。

留下一臉呆楞的我。

「你還不快點去刷牙,我很餓耶!」

白亦星還是一臉燦爛的笑容,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自然。

結果是我落荒而逃,躲進廁所,不敢看他那坦然的笑容。

摸著仍發燙的臉頰,我實在搞不懂白亦星的心思,昨天說他有喜歡的人,難道會是我聽錯了嗎?

「小姐,快一點,我的耐心已經被你用光了。」

白亦星用腳踢了踢廁所的門。我只好趕快梳洗了,雖然心中的疑點重重,然而,此時不是探究真相的時刻,先安撫門外快失去耐性的猩猩,比較重要。

頰上的那一吻,卻仍令我心神盪漾,如果這也是夢,那我反而樂得不用去思考他吻我的意圖。

「你竟然吃得下那麼多東西,我真是對你心服口服了。」

走出燒烤店,我正為我的荷包哭泣,這可是一間吃到飽的店,價格當然不便宜。白亦星簡直快把人家店裡的食物全掃進肚子裡,害我都不太好意思面對店家人員了。

「終於能吃一頓好吃的,真好。」 說完還露出一臉滿足的表情,跟個小孩子沒兩樣。不過,看他故作「幸福狀」,我不自覺地也感到快樂。

「還不謝我?」

「我們算扯平吧!」

白亦星意有所指,害我又想起早上的事,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瞪了他一眼,發現他似乎有意無意在試探我的反應,真不知打什麼主意。

「走吧!我們要好好把握我們畢業旅行的最後一天。」

「去哪呢?」

我跟上他的腳步,其實我並不在乎去哪裡,只要這難得的三天都跟他在一起,那就是我最棒的畢業旅行。

至少可以滿足我想親近他的願望,雖然他只當我是妹妹,也許過了這三天,我就能放下心,就當他是個哥哥。

「就去逛街吧!反正我也不曉得去哪裡。」

那就開心地過完這最後一天吧!也許明天,一切就要回到常軌上,我們又

變回原本的身分,只是那曾貼近彼此的心,還會回到最初嗎?

 

 ** 我想盡情地享受能親近你的時光,也許這將是我以後最為珍貴的回憶。 **

 

「沒想到,這麼快就黃昏了。」

「是呀!三天的時間竟然這麼短暫。怎麼以前都沒感覺呢?」

我背著背包,和白亦星漫步到小公園裡,面對著滿天的雲彩,心中五味雜陳,時光竟然如此迅速地把我們帶到畢業的關口。不是才剛相遇嗎?

「這三天真的玩得很開心,幸好有遇到你。如果真的讓我一個人任性地流浪,那我可能正在某處獨自傷心。」

我心中充滿了感動,對於他為我所做的事,比起我帶給他的多太多了。 

「你在笨什麼?能看到你找回失去的記憶,我真的很開心。覺得這樣才不會有遺憾。」

 白亦星坐到涼亭的椅子上,他的笑容裡滲著點點的失落。

「有一度我很後悔想起小時候的事,沒想到我的家庭背後竟藏著這樣黑暗的畫面,如果我沒有看到病歷,就不會想起來,那該多好!」

我放下背包,不自覺地依著他坐下,有些話就這樣脫口而出,很多悶在心裡的想法一個一個的冒出來。

「我試著躲避那些殘酷的回憶,因為我想要保持現在美好的家庭,然而,無論我怎麼壓抑自己,還是每天都夢到小時候的事,一幕幕,都是那麼鮮明,畢竟發生過的事是無法抹滅的,何況,那些回憶當中,不是只有痛苦和悲傷,還有愛和快樂,它們都是屬於我的一部分,我不能輕易捨棄,於是,我才能學著接受與釋懷。」

忍不住,淚還是落了下來,只是這一次不是悲傷的雨,而是釋然的宣洩。

「別再哭了,原本我還擔心你走不出來,不過聽你這麼說,我也就能放心了。」

白亦星用袖子擦乾了我的眼淚,輕輕地摟著我,望著夕陽,我們靜默著。

「這個,是送給你的。」

白亦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紙袋,遞給我。

「是項鍊。」

我接過了紙袋,從紙袋裡拿出的是一項銀製的項鍊,墜子是個小小的吉他。

「你要送我?」

我一臉的問號,奇怪!他什麼時候買的,剛剛逛街時,他什麼都沒買不是嗎?

「嗯,你沒聽過一個傳說嗎?」

白亦星一臉認真的說著。我則懷疑地搖搖頭,這傢伙又要講什麼布穀鳥的故事嗎?

「有人說女生送給男生皮帶,就是要把對方套牢的意思,那你懂了嗎?」 他說完,竟酷酷地轉身往涼亭外走。

我皺了皺眉,他想表達什麼嗎?那是女生對男生表達心意的方式呀!那麼,他送我項鍊,是…同樣的意思嗎?

「可是,男生應該是要送戒指才對呀!」我小聲地嘀咕著,為他的舉動,我的心正不規律地跳動著。

「你很吵耶!我說是項鍊就是項鍊。」

白亦星轉身氣惱地瞪著我。

「好啦好啦!你真是不溫柔。」

奇妙地,我的嘴角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也許改變的不是只有我一個。

「只是,我不能給你口頭的承諾。就連告白都不能。」

  停頓了一下,他瞬間投下了一枚巨大的炸彈。

「怎麼了?」

看白亦星又出現那種哀傷的表情,我的心也跟著揪緊。

「你記得之前我說畢旅之後要告訴你一件事嗎?」

他轉身面對我。我竟然開始害怕接下來要聽到的事。

「我已經申請到美國的大學了。畢業後我就要回美國了,所以,我不能給你任何承諾,可是,我還是很自私地想送你個東西,我就是不希望你再忘記我。」

白亦星的表情令我動容,原來,事情的真相會是這樣,我們對彼此都不是沒有感覺,只是都在壓抑而已。

「為什麼要再去美國呢?不是說好要考台灣的大學了嗎?」

我不希望你走,我不要你走。你聽不到我的心聲嗎?我顫抖著聲音問著。

那種即將要失去的感覺緊緊扣著我的心胸。

「我一直向家裡拜託讓我留在這裡,但是,有一天我爸突然昏倒,原來他有心臟病,因為工作太勞累而發病,醫生建議他到美國開刀治療,加上我的祖父母都住在美國,可以全家團聚,我爸也可以在美國好好休養。那時,我突然覺得比起我自己的堅持,親情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一個人留了下來,我爸在美國也還是會一直擔心我,那對他的病情一點幫助也沒有,所以,我考慮了很久,才決定答應他們申請美國的大學。」

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他一個人承受這樣的壓力多久了?為何不肯找我們商量 呢?

「你應該早點說出來的,大家都會支持你的決定的。」

原本想說的話,卻怎麼也無法啟齒。無論我多麼地想要挽留你。

「我只是不想增加大家的心理負擔,你們都還要準備學力測驗,我不想要大家分心。」

他低下頭,那身影即將要離開這裡,飛到遙遠的國度,開始他人生的另一片天地,而我該怎麼平復再次失去的心情呢?

「你想太多了,為朋友操心本來就是應該的,而且,你不是也一直在關心我們嗎?」

如果他不關心朋友的話,他不會常常教何士彬數學,也不會常常幫副班長搬作業簿,更不會為了安慰我而陪了我三天。

「我知道了,我不會不告而別的,我一定會好好跟同學們道別的。」

他像是體悟了什麼,打起精神給我了一個笑容。

「既然你都決定好了,我,就祝福你了。」

我咬住嘴唇,忍住不讓眼淚再度落下,不論如何我絕不能說出挽留他的話,就像他不能給我承諾一樣,一旦話說出口,就會造成對方的心理負擔,那都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好,我也預祝你考上最好的大學。」

他的眼中盛載著是淚水,還有一種只有我懂的柔情。                                                                         

 

** 此時此刻,我們的心意是相通的。 **

 

「我練了一首歌,一直想唱給你聽,想不想聽?」

 他從吉他套裡拿出吉他,坐回涼亭。

「好,是什麼歌?」

「這是我第一次練中文歌,而且還是張惠妹的歌。但是,我不想告訴你歌名。你聽我唱就好了。」

「好吧!唱好聽一點哦!不准唱走音了,這可是我最後一次聽你唱歌了。」

我試著想輕鬆地面對他,卻覺得心情更沈重了。

「放心吧!我可是練了一個月,不會輸給她的。」

他反而笑得更有自信,那樣帥氣的一張臉,我會清清楚楚把你記在心上,永 遠永遠都不會再忘記的,就像守候我對你的感情一樣。 

輕柔的絃音,配上他略為低沈的嗓音,我的心悸動著。

「…當我想念,閉上雙眼,你在心裡面。」

「…不管有多遠,放不下就代表不會變。」

我還是無法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他唱出的是他的心情,也是我的寫照,為什麼在我才想要把握住幸福時,幸福卻又悄悄流逝呢?也許早點察覺自己的心情,早點面對,早點開口,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遺憾了。

 絃音停歇了,他大概感覺到我的不對勁,話說的再怎麼瀟灑,卻還是不能掩飾心中的不捨。

「這首歌的歌詞,正是我想對你說的,雖然,去美國的事已經決定了,我還是想要問你一件事。你記得我們小時候的約定嗎?」

他定定地看著我,等著我的回答。

在我重拾記憶之時,就已了解他指的約定是什麼了,沒想到,他這麼在乎我是否記得那個約定。

「嗯。記得。如果我說不走,你就不走。對吧!」

說話的同時,我迎上了他正視我的雙眼,沒想到還是要失約了。

「你記得,真好。只是,對不起,我要失約了,這次我非走不可,但我不是永遠都不回來的。你記得你曾說過要答應我一件事嗎?」

他放下吉他,走到我面前。

「你說吧!我都會答應你的。」

「原本我早就想好要請你答應我的事,但是,最後還是迫不得及只好改變了。我想請你原諒我的失約。可以嗎?」

沒想到,我當初說要答應他的一件事,竟會在此時派上用場。

「好,我答應你。我原諒你,但是,只此一次,約定還是約定,等你再次回來的那天,這個約定還是可以兌現的。」

這是我的私心,我希望他還會再回來,雖然不知是幾年後的事,也許那時我們都各有伴侶,我還是希望他能來找我。

「好。對不起,小伶,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失約的。」

那瞬間,他衝過來緊緊地抱住我,我哭了,發現他的淚水也沾溼了我的髮梢,如果能不分離該有多好,還未分離就開始思念,我已經能體會歌詞中的心情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不論爸媽問了我什麼,我連開口的力量都沒有,只想讓自己好好的靜一靜。

「這本日記給你,當我撿到你的日記本時,才發現我們的日記本竟然一模一樣,我們還真有默契,等你考上大學,做好心理準備,再打開來看吧!」

我握著白亦星在離別時遞給我的日記本,正是我在他桌上看到的那一本。

既然都答應他了,我把日記本放到抽屜裡,跟我的日記本放在一起,關上抽屜,我不能辜負他的苦心。

 果然,白亦星要到美國念大學的事,在班上引起非常大的騷動,大家都十分震驚。就連何士彬他們也全然被瞞在鼓裡。

但是,同學們還是尊重他的選擇,雖然心裡充滿了捨不得。畢業典禮過後,他就飛往美國去了,臨行之前,還不准我們去送行,他說他怕自己會哭,他不想讓我們看到懦弱的白亦星,這是他的堅持。所以,我們全都沒去送他,繼續與學測奮戰著,而我很幸運地通過第二關考試,錄取了一所國立大學。

我望著正劃過天際的飛機,怔怔地出神了,自從白亦星到美國後,我就常常望著飛機發呆,每一架飛機突然之間都與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感情,因為可能其中一架就曾搭載著我喜歡的那個人。

「喂!君伶,你別再發呆了,都長這麼大了,還是一樣沒變耶!」

突然有人拍了我的頭,我才回過神來。這種口氣,想也知道是我從小到大的死黨,非妙妙莫屬了。

回到現實,時間過得真快,我都大二了。

白亦星在美國也待了兩年了,他不知道過得如何呢?

「連我進來你寢室都沒發現,你哦!超沒危機意識的耶!你室友都不在嗎?」

妙妙一進我的寢室,就自動地脫了鞋子,窩到我的床上去了。

畢業後,大家都各自考上不同的學校,我和高中的死黨們也漸漸減少聯絡,只剩下妙妙還是經常往我的宿舍跑,誰叫我們兩人的感情最深厚呢?更何況我們還住在同一社區呢!

「你怎麼又有空來找我呢?」

我笑著也窩上床,把妙妙擠到角落。

「因為士彬他要期中考,沒空陪我,我只好來找你嘍!」 妙妙哀怨地攤攤手,我那群好朋友,就屬妙妙最幸運了,其他人早就跟高中時代的男朋友分手了,只有妙妙跟何士彬仍然甜甜蜜蜜,羨剎人了。

「真是體貼的女朋友哦!」

我糗著她,能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如此幸福,心裡是很開心的。

「你不要說話帶醋味哦!都大二了,你也該交男朋友。這樣就不用羨慕我了。」妙妙意有所指。

自從白亦星回美國後,我更不願意去觸碰有關感情的事物,不是沒有人跟我表白,也不是沒有令我心動的人出現過,只是,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心好像空空的。

「我也想呀!可是都找到一個令我滿意的。」

我也想呀!可是我喜歡的那個人又不在這裡。

「你不要告訴我都沒有人追你哦!我是不會相信的,雖然我們家君伶是粗魯了點,可是還是個蠻吸引人的女孩子。」

妙妙還拍拍胸脯。什麼嘛!竟然說我粗魯,我推推她的頭。

「粗魯的女生!」

 突然腦中響起了熟悉的聲音,我怎麼又想起白亦星了呢?

「其實,你的轉變我們幾個好朋友都看在眼裡,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只能默默關心你。」

妙妙收斂了笑容,正經地說地。

「你們不用擔心我,反正他都離開了兩年了,我不是好好的嗎?」

原來,大家都看得出我的失魂落魄,我自以為掩飾得很好,也只是在自欺欺人。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這一點也不像原本的你了。」

我也不想這樣,可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心好像無法再容下別人,又好像空盪盪的。

很矛盾的感覺。

「不然要怎樣?」

「你打起精神來吧!還有很多好朋友陪著你。」

妙妙伸出手握緊我發冷的手。老實說,我很感動,至少我的朋友們仍圍在我身邊,不論是高中或是大學的同學,也許,我是該放棄等待那未知的約定了。

 

  ** 守著一個未知的約定,我傻嗎? **


「其實,有一個人我還蠻欣賞的哦!說不定,我會試著喜歡他。」

我突然發出驚人之語,嚇得妙妙瞪大眼睛。

「是誰?我怎麼沒聽你說過?快招來。」

 妙妙怎麼比我還緊張。我也只是說「欣賞」嘛!

「好啦!那個人你也知道,是我直系學長。」

「學長!李翔君嗎?」

妙妙也認識那個學長,因為很少男生能再走進我身邊了。

「對呀!雖然他也沒有很照顧我,可是,就是給我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有時候跟他聊天也會覺得蠻開心的。」

這是事實,學長對我就像妹妹一樣,他關心的是我的心情,而不只是我有沒有宵夜吃而已。

重點是,他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看起來酷酷的,笑容痞痞的,話也不多,但是我知道他有一顆溫暖的心。我不想說出來,其實是因為他令我想起了另一個人。

「真的嗎?你不要為了安撫我才這麼說的哦!」

妙妙看起來真的挺緊張的,我又不是要去殺人放火,只是想試著再去喜歡一個人而已。

「真的,抱歉,我們高中的打賭讓你輸了,雖然我也希望你能贏,但是,事與願違,你大概這一輩子真的都要請客了。」 

我無奈地笑了笑,這一切都已無可挽回了,我也只能去接受。

「不行,不行啦!你不喜歡李翔君學長吧!」

妙妙著急地說著。

「為什麼不行?他很好呀!又高又帥,人又體貼,很多學妹喜歡他的。」

我真搞不懂妙妙,叫我放開心去愛,現在又緊張兮兮地阻止我。

「我覺得他不適合你,太高,你看他頭要抬很高,小心扭到脖子,太帥,會沒有安全感,你不是說很多學妹喜歡他嗎?體貼?我一點也不覺得,我倒覺得他冷冰冰的,像冷血動物一樣,不好不好。」

妙妙竟然把學長批評得一文不值。

 「他沒你說的那麼差啦!何況我只是說要試試看,又不一定真的會成功,你不要緊張。如果我真的能試著喜歡他,你應該要為我高興才對。」

我捏捏她的粉頰,看她擔心成這樣子,還真有些過意不去。

也許,我真的該走出那層防護網,不再封閉自己的心。

妙妙走後,我坐在書桌前,打開了抽屜,裡面放著的是兩個一模一樣的日記本,我一直沒有勇氣打開白亦星寫的那一本,就像白亦星說的,要等到我作好心理準備時,再打開來看,然而,我從上了大學到現在,一直都還沒作好心理準備,我不敢看他寫了什麼,因為他已經不能陪在我身邊,看了也只剩懊悔,我怕我會恨自己沒有把握時機即早向他告白,恨自己沒有留住他,恨自己只能在這裡哭泣,卻也無濟於事了。 

我不是不喜歡他,才放他走的,而是成全他,他有他的決定,我不能任性地要求他留下來,每個人都只能決定自己要走的路,我不能太過於自私,雖然我知道如果我當時開口,事情也許會有轉變,但是,我不要這樣的結局,白亦星就算留下來,也只剩半顆心了。

我關上抽屜,深吸口氣,也許,試著去喜歡別人,說不定我就可以走出失去他的悲傷中,也可能,是再次確認我的心。

「鈴~鈴~鈴」

寢室的電話響了。我接了起來。

「請找沈君伶學妹。」

「我是。」

「我是翔君,你要不要一起出來吃個晚餐?」

「好呀!約在哪裡?」

「我去接你,十分鐘後見。」

「好。」

掛上電話,也許,踏出這一步,一切又會有所轉變,我不能一直沈溺在白亦星帶給我的回憶中,人畢竟是要活在現實,活在當下的,我要試著成長一些才行。

換了衣服,把長過肩膀的頭髮綁成公主頭,披上外套,我給了自己一抹微笑,

要加油哦!君伶,做回原本的自己。

** 如果你知道我喜歡上別人,會是怎樣反應呢?還會跟當初離別時一樣笑著祝福我嗎?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加糖嗎 的頭像
咖啡加糖嗎

咖啡加糖嗎

咖啡加糖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